SA视讯

SA视讯>资讯>SA视讯下载>留学归来,我为什么做了一家无障碍旅行社

留学归来,我为什么做了一家无障碍旅行社

“你想钱想疯了吧,残疾人的钱你也赚!”

“你又不是残疾人,你怎么懂如何带残疾人去旅游!”

“你想帮忙就给残疾人脱贫,而不是让他们拿钱去旅游!”

……

以上是来自障碍与非障碍者对我创立知更鸟提出的部分疑问和指责。

SA视讯2017年7月,知更鸟作为中国首家无障碍旅行社诞生了。过去一年里,我们得到了很多的关注和支持,当然更多的还是疑问。作为知更鸟的创始人,我有责任来谈谈我为什么和凭什么要在中国做无障碍旅游。

 

SA视讯这只穿裙子的呆萌可爱的鸟是Haidi设计的,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哦,我们还有知更鸟家族。

我所理解的障碍者

我是海娣Haidi,知更鸟无障碍出行的创始人。

SA视讯认识我的大部分人,都会用“有爱心”来标签我过往10年在社会领域的行为,这也是我最不喜欢的一个标签,因为这个标签的属性是非专业的,非可持续的,并且视角里带着对特定社群的怜悯。

SA视讯我坚持自己是一位在社会领域的倡导者和实践者。

SA视讯一次,在我去探望我的两位长期使用轮椅的好友时,他们开车给我介绍这个城市的无障碍情况,然后说“海娣啊,我们俩都是麻烦的人,我们出行要的太多。”我当下有气愤有心酸,坚定地告诉他们“不是你们要的太多,是社会给的太少!”

生而为人,身体残缺非本愿,生活仍需继续,衣食住行只求无障碍,怎么会是自己要得太多呢?请问多在哪里?

SA视讯这是一个权利问题,每个人都应该有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这是我做社会领域的出发点和信念,我不认为这应该被写成“大爱”。一个真正发达和文明的社会,是应该接纳人类的多样性的。

我喜欢旅行,10年间从独立旅行到旅居,我所到过的大部分国家,我发现障碍者随处可见。商场、学校、地铁站,甚至在滑雪场。有好几次,我在咖啡厅看书,还遇到轮椅使用者跟我搭讪,他们自然的状态,以及周围环境呈现出来的自然,都让我印象深刻。

SA视讯中国目前有超过8700万障碍人士,然而,为什么我们在大街上看不到他们?

很多人以为,只有“残疾人”才是障碍者,以为无障碍设施只是给“残疾人”使用。

SA视讯对不起,我要诚实告诉你,你和我,我们的家人和朋友,人生中总有一些日子会成为“障碍者”,对无障碍设施的需求,人人皆有。

SA视讯当你挺着大肚子每天进出没有直梯的地铁站时;

当你左手宝宝右手婴儿车进出没有坡道或直梯的商场时;当你突然受伤需要坐轮椅出门被5厘米的门框阻挡时;当你看到年迈的爸妈艰难走上没有电梯的天桥时;

SA视讯你真的不希望这一切对你可以无障碍?

当然,这一切对于你可能都是短暂的,那么,那些要与障碍相处一生的8700多万人呢?

我在残障领域的行动和思考

SA视讯我曾在一家NPO(非营利性机构)运营过一个残障者就业平台,期间搭建过几场超过300人的残障人士现场招聘会。然而,我看到,大部分残障者面对企业时,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他们不会主动介绍自己所拥有的技能,反而是如履薄冰地问“您觉得我可以做什么?”

我内心生出莫大的悲哀。因为此刻我感受到的,分明是乞讨,而不是一个平等的雇佣关系。而这并不是我们搭建这个就业平台的本意。

在后来的工作中,我发现,这种心态也给了某些企业对残障者同工不同酬,无故克扣工资、随意调岗等行为的机会。更糟糕的是,我们把这些残障者对接到企业后,能去上班或能通过试用期的人不到1/3,因为他们出不去(无障碍设施不完善),达不到(没有接受到良好的教育),融不进(歧视无处不在)。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陷入了一种巨大的无力感中。残障融合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到公众教育、融合意识的培养、无障碍设施完善、立法等等,就业只是其中一个环节。

SA视讯我决定辞职去读书。2016年我到英国读书,开始接触“社会企业”。我发现在传统公益慈善之外,解决社会问题的一种更开源、更创新的方式。

我心中的知更鸟

我得承认,我是个执拧的人。在英国的一年时间里,我一直没有停止思考我之前遇到的困难。有一天我查资料的时候,一个简单的句子击中了我: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没有我们的参与,不要做出与我们相关的决定。这是国际残障人运动的口号。

SA视讯对,参与。残障共融,首先是障碍者的声音要被听见,他们要为自己发声。

SA视讯而障碍者要为自己发声,前提是他们应该“被看见”(Visible)。

“被看见”就必须走出来,和所有人一样,进入社会的每一个场合。作为资深驴友,我最自然而然想到的方式,就是旅游。是的,我们试图用旅行的方式,把更多障碍者带出来,去看见,去被看见。

我们在前期调研中发现,超过60%的障碍人士有强烈的出游愿望。然而,旅行社对残障者特别是轮椅使用者,都是直接拒绝或劝退。撇开歧视不谈,事实上,常规的旅行线路真的不适合大部分障碍者参加。

硬件上,他们不考虑行程中有多少楼梯,不考虑酒店门宽多少公分,不考虑大巴车能不能上去,不考虑无法沟通(听障)等问题;软件上,他们无法确保障碍者是安全的,不考虑轮椅的折叠方式,不能避免导游的言语歧视或不当沟通等。

在没有任何可借鉴经验的情况下,我们在广州旅游局顺利拿到了合法身份。 “知更鸟”作为中国第一家无障碍旅行社诞生了。名字来源于我最喜欢的名著《杀死一只知更鸟》,一个关于种族歧视的故事。

在“知更鸟”创立的前6个月里,我们一直在研发和打磨无障碍产品线路,我永远不会忘记在炎热的夏天,轮椅伙伴和我跑过的5大省15个城市,遇到的危险和困难,以及越来越坚定的信心。

SA视讯每一条无障碍线路知更鸟同事们都会用身体和心灵来体验感受轮友的出行(图是Haidi无障碍线路的测试)从2017年10月推出第一条线路至今,知更鸟已经研发出18条无障碍产品线路。我们谓之“无障碍旅行”,除了通过前期踩线确保出行安全、自由之外,我们还研发了“无障碍锦囊”,撰写了国内第一本《无障碍旅游产品指南》(不久的将来你就会在书店看到哦),在出行过程中,我们还接入了无障碍工作坊,培养出第一批专业的无障碍导师。我们相信,参加无障碍旅行的伙伴,一定能够从知更鸟收获更多的出行技能、出行信心,建立起更多生活可能的信念。

Haidi 喜欢耍轮椅出去“玩”

SA视讯我们还推出了融合旅行,召集障碍人士和非障碍人士一起出游。因为我们一直秉持的理念是,无障碍出行是所有人的权利。

现在,让我来回答一下文章开头的问题吧。

为什么要收钱?

因为我们把残障伙伴还原成一个真实的“人”,他们有真实的需求,他们可以主导自己的需求并理应获得足够好的服务。这种服务是付费的,他们有能力也愿意支付;是的,我不是障碍者,但知更鸟团队的伙伴都和我一样执拧:Peter坐着轮椅参加了60多场大小马拉松;依米是网红主播,采访了诸多inspiring的融合故事;Tracy拉风地开着专属座驾每天出入广州CBD甲级写字楼并且强硬要求保安提供相应的停车位……我相信这样一个团队的创新能力;我们确实经常遇到障碍伙伴上门“探视”,只是为了看看我们是不是“真的存在”而不是“骗子公司”。每次他们说“看到真人就可以放心交钱了”,我们都啼笑皆非——限制我们想象力的,不是贫穷,而是处处障碍的生活环境。

SA视讯知更鸟的slogan是,每个人都应该能够到达他想要去的地方。这样一个愿景,不仅仅是残障伙伴需要,而是,每一个人的出行,都应该是有尊严、更自由的。

0

发表我的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