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视讯

SA视讯> 社区> 文书写作> 个人简历> 留学文书中个人陈述(PS)的写作雷区,请绕...

PS写作中总有一些写法是很容易踩到地雷的(即使不能100%命中),因此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些地雷式的写法,应该是我们从头到尾不懈的努力。如下所列是很多很多中国人在写PS的时候所喜欢的或者是所追求的,也是我们呕心沥血地希望申请者可以规避的写作方法。

SA视讯简历的扩充版本?

我们的周围总有一些无比牛逼之人,这些人有无比丰富的专业背景,这种人在写PS的时候就极易陷入这个圈套,实在是因为素材多到无从取舍。

即使没有无比丰富的素材,也总有人喜欢将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从校园到校外的经历,逐一地、毫不偏袒地、详尽地在PS中罗列进去。

SA视讯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我们要极力规避的,PS一定是有重点的自我“炫耀”,而绝非毫无重点地细数经历。

SA视讯因此,素材多如牛毛者,哪怕是通过扔硬币的方式来决定重点用哪些素材,也要舍掉一部分,否则,就只能让人一个都记不住。

SA视讯我的专业是最重要的?

每个人都是认为自己申请的专业有用武之地才会申请的(或者说至少是写出来后给读者的感觉是这样的),也就是说我们认定我们的专业是重要的,我们才会去申请。

SA视讯这种时候问题来了,太多的人用大把的篇幅来论述所申请的专业在中国,乃至在全世界是有多么的重要,多么的有发展前途(无论是文商工理的申请者,皆有一大把发表感慨,发表宏论的)。

那么不妨问问自己:“教授们会不知道吗?如果教授知道得比我们深刻得多,那么还会对你的感慨感兴趣吗?如果教授觉得不重要,那他还从事该领域,那他是怎么了?”

SA视讯我想,道理很浅显,答案也很明确。

虚无缥缈和飘忽不定?

SA视讯这是什么意思呢?比如说中国的矿难事件层出不穷,于是就有很多的马后炮来评论这些矿难的发生原因和治理办法,对于那些扯淡的官员和媒体来说,这是马后炮。放马后炮的人已经够多了,我们就不要再多此一举了吧。偏偏我们的申请者一边在批评别人放马后炮,一边自己又忍不住在自己要写的东西里写上一段。这是不建议的。

在我们的PS中,尽量避免去写那些虚的东西,比如说评论一下当今中国的经济形势、法律环境、社会诟病、应该运用什么样的解决方法,无论你是批评中国也好,表扬中国也好,都轮不到你来做,自然有社会评论家来做了;再比如学金融的学生,总结一下国内金融走势,分析一下美国金融危机的原因,最后总结因此要去美国学习。——同样的道理,这些东西教授会不知道吗?不比我们知道的多吗?什么叫做personal statement?是个人陈述。教授不了解的是我们这个人,不是那些毫无根据地分析。我们有时间和精力在这里写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远不如踏踏实实地写一下,我们曾经去做了一个关于中国矿难的研究,研究的过程写一下,研究中遇到的困难写一下,如何克服了这些困难并最终得到了什么样的收获写一下,这一方面可以体现我们对周围的事件的关注,也就是所谓的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还能体现我们的研究能力、克服困难的能力等等,一箭多雕,何乐而不为呢?

你想让我录取谁?

很多学生会这样开篇自己的PS,举例:

SA视讯感谢我的父母,他们对我的教育和潜移默化的影响造就了今天这个“坚持自己梦想、相信努力可以改变未来”的我。我的父母都来自中国中部一个贫困闭塞的农村,出生于只能勉强满足温饱的家庭。在他们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那时的中国正在悄悄地发生着一场变革,一扇对世界紧闭的门在被慢慢打开了。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我的父母敏锐地嗅到了“开放”的气息,他们成为了村子里第一批走出来的年轻人。从在中国中部的小镇子摆路边摊卖针线纽扣的小商贩,到在中国经济最有活力的东部沿海城市经营和管理上千人的纺织厂的民营企业家,我的父母用了接近三十年的时间。当世界都在为90年代中国经济的“奇迹”而赞叹、诧异不已的时候,我的父母也是这个“奇迹”背后不舍昼夜、辛勤奋斗的千千万万个劳动者中的一个:他们既是“奇迹”的见证者,更是“奇迹”的创造者。我的父母在为创造一个更好的家庭经济条件而努力打拼、艰苦创业的同时,也坚持着他们心中带有中国传统色彩的家庭理念和价值观。经由着他们的教育,这种“不安现状、把握机遇、渴望成功”的创业者的基因,也流淌进了我的血液里。

内容很打动人吗?父母很伟大吗?毋庸置疑的。可是我录取你父母好了,为什么要录取你呢?

所以我们在写文章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了:我们的重点是为了写自己,写他人只是为了抛砖引玉,这个砖块的文字部分其实是占了很少的篇幅的,大部分的篇幅是要留给申请者这块儿玉的。

变态地抠语言?

我们在前面有说,尽量让自己的文章读起来是曼妙的,于是就出现了过度抠文字的行为。语言重要不重要?当然是重要的!但是有多重要?没有一个界限,于是英语是第二语言的我们就开始去抠,全篇一定要用漂亮的出彩的词语才甘心。

SA视讯对于这种过高的要求,下面的这个例子应该可以很好地解释:

我们高中的时候学习古诗词,语文老师会带着我们去分析它们的用词如何绝妙,如何不可替代,比如比较有名的那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老师给我们分析的时候就问我们:是僧敲月下门好呢?还是僧推月下门好呢?或者他为什么不写僧叩月下门呢?答案显然是僧敲月下门,因为僧敲月下门的“敲”字更容易衬托出夜晚的宁静。不再被高中的语文课本蹂躏的我们现在静下来想一想:万一那个门已经破了呢,一推就吱吱响呢,那岂不是更能衬托出夜晚的宁静了吗?所以我们是要有多高的文学造诣,才能在没有看到解析之前,就凭语感发现“敲”更好呢?

同样的道理可以适用于我们的文书,我们的读者是要有多高的文学造诣才会因为我们用了敲就录取了我们,用了推就拒绝了我们呢?更何况我们的读者还通常是理工科出身的,我们问他哪个说法更好,他的回答可能是,我觉得“推”更好啊……更更何况,我们的母语我们都很难推敲用词……所以,我们的文章的用词要以能表达准确我们想表达的意思为第一目的,而不是要追求所谓的文艺词、生僻词为目的,否则最终成型的PS味道就变了。

写到这里,简历呈现出了真实的你,推荐信写出来的是几乎完美的你,PS则是重点突出的你,所有这些就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你。希望你塑造出来的完整的你是学校喜欢的。

 

0

发表我的评论

发表